轉4/28叁與中信國小生態池晶化踩踏,台大生演所正鴻給服務隊志工的一封信:

大家好!我是之前採訪的學生-正鴻。在採訪溼地服務隊之後,我把我的一些想法分享給大家。

雖然消耗了了不少體力,但我其實很享受參與生態池踩踏的工作。以前在台北市讀中學,不少同學都不敢碰泥巴,我算是少數的例外-從小就喜歡在田野到處找昆蟲,比較不在意身上沾到泥土。然而有趣的是,我在中學的時候很少親身投入「動手做」的保育活動。從高中的禁錮式升學空間解放出來,進入大學以後,見聞開始由小變大,開始參加各種課外的活動,身邊也有越來越多的同儕願意走出戶外、投身「動手做」的任務了。

我在大學修了教育學程,到今天仍然常常有一種感慨-我以前只顧「書本文字」的學習,一直到大三才開始意識到透過參與社區活動,增進「體驗式」學習的重要。我中學的時候,雖然喜歡接觸昆蟲、植物等自然事物已有不少年了,那時也該是人生階段比較活躍的時候,但我並沒有仔細思考過要做保育行動的志工,那時小小的腦袋瓜只裝了3種東西-「讀書、打電動、交異性朋友」,而整個家庭和校園氛圍告訴我的價值觀是,「學生的責任就是讀書,把書讀好,就有時間完電玩,也自然有異性朋友願意和你在一起。至於其他的課外活動能推掉就推掉…」中學時期的我便是如此沉浸在這小小的井裡面,但混了幾年下來,書並沒有念得很好(有幸考上台大其實是大四找到了適合的讀書策略,哈哈~),也沒有交到異性朋友,喜歡的電玩更是早早就退流行了-我換得的青春是空洞和狹隘的。

wetland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